『香港RUSH專賣店』--購買RUSH芳香劑(GAY)圈RUSH肛交並非男同唯一性愛方式

“相互手淫、相互口交。69比較普遍,但這個只能在家里做,不能在其他地方,如廁所”

“做愛主要是撫摸,親吻,口交,手交,有時使用其他工具,肛交不是必須的。我喜歡愛的感覺,不喜歡暴力。”“我知道對艾滋病要謹慎一點,我不會去做太離奇的、不衛生的事。不作肛交,我也不愿口交,只是一般的撫摸手淫。”

有人談了對接吻的感覺:“以前我一直拒絕跟人接吻,因為我認為接吻不屬于性行為,而應劃入感情的范疇,RUSH興奮劑所以當我第一次與人做了這種事之后,失望得要命。跟流行歌曲歌詞所唱的‘我的舌頭是美味侍肴任你品嘗’一點也不一樣。接吻既不甜也不咸,令人感到索然無味。總之這一切并不令人激動。當然也許是因為我不愛他。我拼命想要解釋這種失望和失落,想了很久。”

一位經常在社會上走動有過許多陌生性伴侶的人說:“記憶里我一生接過吻的沒有幾個,至多三、四個。”

一位年過五旬的同性戀者在來信中這樣寫道:“20歲到40歲之間,雖結婚,但妻性冷淡,且十年分居,性生活稀少。性發泄方式是:或手淫,或在河邊稀泥中,或在暖水瓶膽中插入陰莖尋求快樂;并喜歡在公眾場合主要是公廁和浴池,裸露陽物、觀看他人的陰莖。44歲時,一次在浴池遇一30多歲的軍人干部,用手在水下刺激我的生殖器。兩人同至旅店擁抱、接吻、相互手淫,他還用口吸吮我的精液,這是第一次。”

“我剛參加工作時住在集體宿舍,一屋住七、八個人,我和他兩張床挨在一起,就有了這種關系,每次都是相互手淫。這種關系保持了半年。”

“我和他的性關系很少。那時我們都是高中生,購買RUSH在一個床上睡覺,別的不會做,只是擁抱,他是被動的。他有了反應后通過自己手淫解決。”

“我們每星期要做一兩次,大多數時間有肛交,最大的快感是他把我摟在他懷里,接吻是我最快樂的時候。由于肛交太多,我犯了痔瘡,痛的時候就不喜歡肛交,后來不痛時就喜歡。”

一位老年同性戀者這樣談到性快感:“我的一個朋友是個彪形大漢,年輕時一表人材。他不喜歡他的老伴。他主動來找我,老想讓我給他口交,有時我就滿足他的要求。他射精后感到很舒服,性快感使人熱血沸騰,有一種整個人都解放出來的感覺。”

“我和他91年認識,94年發生關系。我這三年都沒敢往那方面想。有一天晚上我下班出去喝了酒,想順路去看看他。RUSH芳香劑他一個人住,我就和他睡在一塊兒了。我一摸他的褲衩說:‘怎么硬了?’他一笑,我就把手縮回來了。我平時總喜歡摟著人睡,睡著睡著他就翻過身來把我抱住了,親吻、撫摸。我從頭到尾親他,給他叼了,后來就肛交,他是插入者。”

關于同性戀的性行為方式,一般人總以為以肛交為主,其實不然。在我國的男同性戀者中,肛交所占比例并不大,而其他性方式所占的比例則大得多。專家在調查過程中,不少調查對象講到不喜歡肛交,也有不少人從未肛交過,或在成百上千次的性經歷中肛交只占很小比例。正如一位同性戀者從他的經驗和觀察出所做的如下概括:“大部份的中國男同性戀者性行為以互相手淫為首,肛交最不常見。由于局外人從異性戀性行為模式出發,常誤以為肛交的情形很多。”

另一位說:“我和一個朋友同居了幾年時間,RUSH哪裡買行為方式主要是手淫和口交,肛交從未有過。”

肛交不如其他性方式普遍的原因,概括起來有以下三點:首先,是客觀條件的限制,其中包括身體條件和衛生條件兩個方面。據調查對象反映,肛交受到身體條件限制(器官大小),并且完了要立即洗澡。中國的大多數同性戀者很難找到有浴室的處所為發生關系的地點,因此這一說法令人信服。

有關的說法如:“主動一方器官的大小影響到能不能干成,除非接受的一方特別喜歡這種方式。”

“我有痔瘡,所以沒接受過肛交。我跟他說,如果你實在愿意做,我也可以提供,結果他沒有做。”

“我不喜歡肛交,覺得對別人不衛生,對自己不舒服,很痛。口交無所謂,感覺還好。也聽說69式。”

在發現艾滋病之后,更多人從健康方面考慮,減少了肛交活動。統計資料顯示,RUSH專賣店通過健康教育等預防措施的開展,美國同性戀男子肛交的發生率已從1984年的39%下降為1987年的19%。使用避孕套的人則從相應年份的26%上升到79%。

文章分類: Rush興奮劑 | 文章關鍵字: RUSH興奮劑 RUSH芳香劑 購買RUSH RUSH哪裡買 RUSH專賣店 香港RUSH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>